千人红黑大战|“一定要在白茫茫的土地上撒一把种子” ——郑

 新闻资讯     |      2019-08-02 12:42
千人红黑大战|

  站在查干淖尔湖湖盆上的时候,我惊呆了,黄色的土地上,绿色和黄色的植物呈现无规则状分布,远处能看见大片大片白色的土地。很难想象,半个世纪前,这还是一个苇草茂盛,超过十万只候鸟繁育的湖泊。

  这也是7月19日,我跟随国务院国资委轻工离退休干部局及相关单位在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查干淖尔调研时的第一感受。

  “白色的地方都是还没有种植碱蓬的地方,你看到的白色就是盐碱地上的盐。2002年查干淖尔湖(大湖)干涸以后,湖盆就逐渐变成这样了。刮‘白毛’风的时候,漫天的‘白沙’,对当地牧民的皮肤、呼吸系统等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风沙掩埋牧民的房屋、掩盖优良草场的事情比比皆是。”

  说这线年国家轻工业局撤销,郑柏峪提前退休,回到曾经插队十三年的地方——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红旗嘎查,从事生态保护行动,成为了查干淖尔湖盐碱化治理项目的带头人。

  “1968年,我到锡林郭勒草原插队时,看到了很多内地很少看见的野生动植物,查干淖尔湖像大海一样浩瀚无垠,大自然的清新和超凡脱俗的神奇,让我爱慕得难以忘怀。重回草原,昔日“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不见了,查干淖尔湖也在2002年干涸,盐碱粉尘覆盖了盆底,每当大风来临,盐碱尘土漫天飞扬,昏天黑地,查干淖尔周围的绿色草原迅速变成了荒漠。从天堂到地狱的转变是无法忍受的,乡亲们的苦难也深深地刺痛着我的心,我下定决心重回草原,寻找治理或者减轻盐碱尘暴危害的办法。”

  这是郑柏峪在《查干诺尔传奇——一个老知青如何面对荒漠化》书中写的一段话。现在,他很少提起为什么治沙,更多地是在说草原哪里好:风景美,野生动植物众多,生活方式健康,牧民淳朴······看得出来,他是发自内心喜欢草原,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北京是我的第二故乡,草原才是我的第一故乡!”

  “重回草原后,最让我痛心的是那些给我留下美好印象的草原,特别是浑善达克沙地那些独特和奇异的美丽自然景观。2000年,我从社会上争取到27万元生态保护资助金,和当地牧民一起用两年时间搞了四个苗圃,种植了10万株小叶杨。由于水源匮乏、土壤严重盐碱化,小叶杨全部枯死了,用植树造林进行防风固沙的方法没有奏效。”说到这里,他苦笑了下,在场的人都无一说话,想安慰郑老,却又不知道从哪说起。

  他继续说下去。“2002年8月,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研究院韩同林先生,内蒙古教育学院教授刘书润先生,环境保护志愿者崔萌萌等人组成的考察团来到查干淖尔现场考察后,提出种植碱蓬。由此约定了治理盐碱化的基本思路:种植耐盐碱植物碱蓬,覆盖湖盆,积沙压碱,改良土壤,植物替代,人为控制定向转化,在短时间内将盐碱干湖盆转化为新草地。”

  碱蓬,是一年生植物,可在重度盐碱地生长。播种当年长得好,秋天种子落下,第二年重新发芽生长。前面提到的湖盆中绿色的植物就是今年种植的碱蓬。黄色的植物就是去年种植的。截至目前,碱蓬已经覆盖了查干淖尔湖三分之二的面积。

  “我们接下来就是要让碱蓬覆盖整个湖盆。”说到这里,郑柏峪露出一丝丝难以掩饰的骄傲和自豪。51年前,面对广袤的草原,他是一个欣喜若狂的孩子。51年后,面对盐碱化程度大大改善的湖盆,他是一个自豪的带头人。

  “确定了种植碱蓬以后,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国务院国资委轻工离退休干部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巴清宏继续讲述郑柏峪治理盐碱化过程。

  2003年夏天,郑柏峪开始试种碱蓬,带领团队逐渐摸索出了人工种植碱蓬治理盐碱干湖盆的技术。2008年5月9日,在韩国现代企业资助下,查干诺尔生态治理项目正式开展。项目采取国家队和群众活动相结合的办法,以阿巴嘎旗草原站为骨干、以牧民施工队为基本力量,全部机械化施工。

  “当时的想法就是一定要在白茫茫的土地上撒一把种子。”说完这句话,郑柏峪又转向了大片大片的碱蓬地。就像他曾经无数次做过的那样。

  2008年5月24日,首批5000亩碱蓬种植完成。5月27日,草原上刮起了连续三天的罕见沙尘暴。“到播种地区一看,满地都是蚕豆大小的石头子,大风把地表上刮走了至少3厘米,大部分地区都光秃秃的,少部分地方碱蓬生长稀稀拉拉,属于基本失败的情况。”当地牧民介绍了当时的情况,并补充说“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郑老也很冷静,我们知道他的压力比我们的都大,但是他一点都没表现出来。”

  吸取了这次的经验教训,郑柏峪和团队定于每年5月下旬采用深沟播种方式种植碱蓬,避开风沙和霜冻的危害,防止春季大风刮走种子。

  “好事多磨,以后我们又经历了风沙、霜打、冰冻和碱蓬泥浆灾害,2013年还经历了大面积水淹灾害,一多半已经种植的碱蓬遭到损失。但现在,我们取得成功了。”郑柏峪用两句话概括了经历了的苦难和挫折。各种辛苦,只有他和团队工作人员才知道。

  目前,郑柏峪带领草原牧民每年种植碱蓬基本保持在1万亩,累计种植超过7.5万亩,治理面积超过60万平方公里,有效覆盖了查干诺尔干湖盆。

  据专家实地考察估测,这些碱蓬每年可阻拦风沙尘土平均厚达20厘米,约130万吨。土壤得到淡化,改善了次生植物生长环境,查干淖尔湖盆出现了碱茅、赖草、芦苇等其他植物,狐狸等动物也逐渐回归,没有生命的查干诺尔湖又恢复了蓬勃的生机。

  “全面治理盐碱干湖盆光靠国家投资和社会赞助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找到一个途径使治理持续有力,其中最重要的是找到既有生态效益又有经济效益的项目,以经济效益支持生态治理,使项目走上良性循环发展道路。”谈及下一步工作方向,郑柏峪表示,“现在,碱蓬生长成熟后,主要被当地牧民收割,用于牛羊饲料。随着碱蓬种植面积不断扩大,如何利用好碱蓬成为迫在眉睫的难题。”

  根据相关资料,碱蓬种子含油25%左右,可榨油供工业用;种子油具有防止血栓形成,抗肿瘤,抗动脉粥样硬化,抗氧化,降低体内脂肪,增加肌肉等作用;嫩苗味道鲜美,可以食用。碱蓬色素为水溶性花青素类色素,可作为天然食用色素;可作为动物饲料;种植碱蓬能够有效地降低土壤表层含盐量,增加土壤有机质含量,提高土壤中氮、磷、钾的含量。碱蓬对重金属也有一定的吸收作用,还可以用来处理含盐养殖废水。

  “总之,我们可以以咸水为荒漠化生态修复和建设的资源条件,利用耐盐碱动植物及咸水各自的自然属性,在荒漠化地区开展种植耐盐碱植物、进行耐盐碱作物和草原经济植物的加工、配合养殖盐生或耐盐碱水生动物(主要是海水经济动物),全面推进生态产业开发,构建并形成农林牧副渔和谐共存的咸水复合生态产业生产系统,达到荒漠化地区生态修复的目的。该系统可以利用各开发项目抽出一定比例的生产发展资金或者利润支持干盐湖治理和荒漠化治理。如此形成一个循环发展的生产系统,并不断滚动、扩大发展。现在,这个生产系统的主要关节点的技术难点和流通难点已经突破,可以进行实际的开发运作。这条路是走得通的,是可以获得可观的经济效益和巨大的生态效益的。”展望未来,郑柏峪充满信心。

  “当前,内蒙古政府也在逐渐探索走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习总书记前几天来内蒙古的时候也再次强调了要保护生态环境,指出,要筑牢祖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守好这方碧绿、这片蔚蓝、这份纯净,努力打造青山常在、绿水长流、空气常新的美丽中国。这几年政府对于我们的治理项目也给予了越来越多的支持。碱蓬产业发展前景好,来这里考察视察的人也越来越多,未来我们的项目肯定会越来越好。”

  听了项目详细介绍后,国务院国资委轻工离退休干部局党委书记侯孝国说了他的看法,“郑柏峪同志在治理盐碱地的过程中展现出了人坚定的意志,坚强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他始终牢记自己是一名员,自觉为党分忧。扎根草原,守护草原,他秉持坚定的绿色理念,立志还草原一片绿色。他和他的团队深入实际大胆探索,边实践边总结边改进,形成了一套科学可行的治理技术路线,体现出科学治理的平民科学家精神”。

  夕阳西下,陶冶在草原美景中,一行人踏上了归途。颠簸的草原路上,大家异常的安静,大概是在回忆郑老治理盐碱化的不易,被他的精神感动,又大概是希望草原可以早日恢复昔日的美景,可以在有生之年切身感受初见茫茫草原郑柏峪的心情。

  “一定要在白茫茫的土地上撒一把种子,让它们生根、发芽,草原才有明天、才有希望!”(作者:自治区国资委信息中心 李雪微)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2005-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新闻热线